清筠

【半生瓜番外四】惊鸿照影

超级好看的文!虽然王喻十篇有九篇在分手,梗是老梗,太太写的感觉超级棒!番外二和四差点哭出来……希望他们一生平安喜乐,只知死别,不晓生离。
也希望太太一切都好!

洵阡歌:

前文走: (1) (17)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第二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喻文州视角番外]


这是出本前的最后一篇番外,本子里会有额外的,不过一直太忙现在才写完,祝大家食用愉快。


 ————————————————


BGM-王菲《约定》(假装有链接)


(但是写的时候听的是杨千嬅的《勇》)


 


『明日天地 只恐怕认不出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王菲《约定》


 




王杰希和喻文州吵架了。




这本身并不稀奇,只是如果发生在第二届世邀赛中国国家队赛前会议上,在所有队员在场的情况下,在半决赛前,就可以称得上是荒谬。


 


“王队,你不认可这个安排吗?”喻文州的视线越过长长的会议桌,落在坐在末尾提出异议的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抬眸对上喻文州的目光,片刻后开口:“黄少天不能打擂台第四位。”




黄少天挑起眉,手臂搭在桌子上转头看向王杰希。“凭什么啊。”




“你上一场消耗太大了。”王杰希平静地说,眼睛却一直看着喻文州,没有看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反驳,喻文州却比他先一步回道:“上一场对阵美国,在他们的战术体系下没有人消耗不大。而我刚才也解释过,根据对英国队这么多场比赛的综合分析,针对他们有可能出阵擂台的阵容,少天的风格和职业正好合适,所以我才做出了这个安排。而且少天状态恢复得不错,我认为没有问题。”




王杰希眯了眯眼,“对方有13个人,我们什么时候成功预测过他们的阵容?昨天的日常训练数据我也看过了,黄少天的手速和反应还是只有平时的百分之七十,就算他本身攻坚实力强悍,但如果对方派出了像小周沐橙这种实力的远程或是其他高消耗职业,——你知道他们并不是没有这方面的神级选手。黄少天真的不会透支吗?”




喻文州稍微沉默了一下,很快又说:“我们预测不出对方的阵容,对方又一定能预测出我们的阵容吗?既然如此,王队认为谁更合适?”




王杰希没有说话。




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王杰希作为目前队内资历最高的前辈,相当于担任了上届领队叶修的职责,而喻文州是众人心服口服的队长。两个人突然这样剑拔弩张,再加上在场的各位有一半以上都知道他们从前的关系,所以没人敢这时候出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微妙的尴尬,连黄少天都识趣地闭嘴了。




坐在王杰希身边的周泽楷求助似的看向一直是和事佬的肖时钦,后者的目光在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人之间移动了几个来回,迫不得已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说:“王杰希前辈如果有更好的提议是再好不过的了,毕竟下场的对手也很难缠,所以……不妨说一说吧?”




肖时钦的话,王杰希不能置之不理,因为作为战术大师,其实肖时钦才是中国队整体战术的真正负责人之一。




王杰希的语气仍然是四平八稳,说出来的话却令人意外。




“我。”




喻文州瞬间皱起了眉头。




王杰希继续说:“说句不太好听的,现在联盟擂台赛的连胜纪录榜首,还在微草手里。”




“王杰希”,一片寂静之中,喻文州忽然冷笑出来,“你真的看过昨天的训练报告吗?”




喻文州动了动鼠标,训练数据呈现在他身后的投影仪上。




“的确,在这个数据报告里,少天由于上一场团队赛的box-1消耗过大,数据最不和谐,也最显眼。可是王杰希,据我所知你的打法虽然变化多端,但是每时刻的数值都会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线上。可是这一次呢?你有没有仔细看过自己每时刻的上下起伏波动有多严重?”




“上一场消耗最大的人究竟是谁,你难道不清楚吗?”




负责写队员训练数据分析报告的张新杰抬起了头,话到嘴边,却明显犹豫了。




而喻文州的眼神如同锐利的尖刀。




“始终靠着强大的意志和过人的技术,不断地有意或无意用小爆发来维持综合数据的如常,以跟上整体的节奏,我该说你是过度自信,还是自我牺牲精神过于强烈?我们是一个最优秀的团队,在场的每个人都值得信赖和交付,每个人的疏漏都可以有其他的队友来弥补,恕我直言,我不明白你这种自我消耗的意义何在。”




喻文州觉得自己疯了,这种感觉异常的强烈。他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样过分的话,哪怕蓝雨的队员们在场上犯了再低级的错误他都不至于如此。而这一次他说了。说给了王杰希。




最近一周的训练数据如同幻灯片在他眼前依次放映,他无法忘记在看到王杰希个人数据的折线分析图时张新杰的凝重神色。




那个神色让他没来由地想起叶修,想起魏琛,想起韩文清,想起张佳乐。他早就知道这些都是必然与注定,但是他没想过发生在王杰希身上时竟然是这样的感觉。他不愿意称之为担忧,可是他没有理由欺骗自己。




忽然,孙翔把矿泉水瓶重重地砸在桌上,扬起下巴,“打个第四位而已,值得你们争成这样?干脆我来,换唐昊打第三位,苏沐橙方锐你们前两个也不用有压力,就算一个没打死,我也能把他们全挑了。反正我上一场打的头阵,没什么消耗。”




“嗯,我就打第五位吧,”肖时钦说,“如果担心孙翔因为职业不恰当或者战术偏差出现失误,我也有信心尽力补救人头分。团队赛有文州新杰两个战术指挥就够了,至于攻坚……”




“有我。”周泽楷说。




喻文州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好,那么下场比赛王杰希和黄少天都不上场了——还有什么意见吗?”




黄少天摊手,“那就交给你们了可别让我失望啊没有剑圣大大的比赛你们也要撑住,要是输了我就彻底没有出场机会了……”




方锐赶紧打断他的话:“得了吧剑圣大大赶紧回去休养你这价值千万的破手吧!”




张新杰倒还记得转头看王杰希,问道:“王队呢?”




王杰希点头,算是默许。




喻文州收敛了刚才难得一现的锋芒,很快恢复了温和神色,微笑道:“没有其他提议的话就先散会吧,希望各位好好休息,都拿出最好的状态来。”




苏沐橙和楚云秀率先离场,接着其他队员们也陆陆续续离开会议室。喻文州放下手里的投影翻页笔。




张新杰走过他身边,忽然说:“喻队,没事吧?你脸色好像有点不对劲。”




喻文州愣了一下,刚勾起丝笑想让他放心。




眩晕感就是在这一刻袭来的。




他明显感觉到自己体表和体内的热度,呼出气体的灼烫,以及发苦的口腔。但是最直观的表现,是他一个踉跄想要扶桌子,没留神带翻了桌边的纸杯,冷水泼了一地,有几滴水珠溅到他裤腿上。




张新杰迅速伸手扶住了他。还没离开的黄少天也大叫起来:“队长!”




有那么一瞬间喻文州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队员们应该都没走多远,闻声而来的不在少数。他模糊的视野里人影晃动,听觉的退减把所有声音都混杂到一处。他听见黄少天在近在咫尺的地方让方锐去叫队医。还有一声清晰有力的话语穿越纷乱的嘈杂直击他的大脑。




“喻文州、喻文州?”




 


喻文州。




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他,叫得很认真很清晰,末尾的“州”字说得字正腔圆。


 




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如果按照之前的安排,喻文州和张新杰共同担任团队指挥。而现在喻文州高烧病倒,所有的指挥任务都只能由张新杰一个人负责。




此前的那么多次全明星周末里,张新杰也并非没有担任过团队总指挥,但那毕竟是表演赛。世邀赛能进入淘汰赛的队伍没有哪一个是善茬,而他们上一场的惨胜又产生了过量的消耗。更何况中国队是上一届的冠军,蝉联呼声越是强烈,对手越是重视,队员们的压力就越是有增无减。




在这个关键的节点上,作为国家队队长兼战术核心的喻文州出事,不仅仅是战术层面的损失,更是对士气的严重打压。




喻文州在倒下之前,仍然有条不紊地在脑海里想着这些。




 


他是被熟悉的说话声吵醒的,只是眼皮沉得不想睁开,隐约可以辨别得出那个喋喋不休的声音来自于谁。




不过这个辨认其实也不需要什么技巧,可以说是整个荣耀的常识性判断。




“温度降下来了,不过还有38度5,初步推断主要原因是过度劳累。而且这场病并不是突发性的,应该在几天前就有感冒头痛的一系列症状了,只是从没有听喻队长讲起过。黄少,你是他的室友,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吗?”




“队长这个人你们又不是不清楚啊,他这个性格不到这个地步肯定是不会当一回事的嘛,他都不当一回事我肯定更加察觉不出来了,总不能有事没事突然摸他额头量量体温吧。诶呀诶呀诶呀别讲这些有的没的了,人都倒在这里,就算没有严重成肺炎什么的明天也肯定没办法上场了……”




“去年叶领队在的时候没出过这样的问题,可能是他要处理的事情太多,现在当务之急是想一想接下来的比赛怎么办。”




这个声音是……




喻文州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王杰希却正好在这个瞬间垂眸向他看过来。




为了让病人更好地休息,宾馆房间的窗帘是拉上的,隔光效果很好,唯一的光源只有床头一盏暗灯。王杰希的眉眼打上了一层阴影,显得不甚真实。




好在这样让人恍惚的对视并没有持续太久,黄少天也很快注意到喻文州已经醒过来了。“队长你感觉怎么样?头是不是很疼有没有很想喝水?哎呀干脆还是先把退烧药给喝了再睡一觉吧?”




“我觉得你如果继续在这里叽叽喳喳,你的队长只会更加头疼。”王杰希毫不客气。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但也许是看在喻文州病得不轻的份上,竟然没有反驳。




队医照例嘱咐了一些有的没的,好好休息,按时吃药,最近不要参与训练和比赛。其实这种叮嘱可以说是毫无意义,毕竟喻文州也还没有不要命到这种时候还强撑着上场,更何况即便上场了也只能是队员们的负累。




唯一的办法只有慢慢等着病好,可是半决赛就在后天。




喻文州在心底叹了口气。


 




也许是生病使人脆弱的缘故,他忽然想起了很多年以前面对自己的失误导致团队赛大好局面前功尽弃的时候那种深刻的无能为力感,这种感觉通过混沌的大脑和被削弱的感知在脑海里不断放大,愈演愈烈,直到他清晰地感受到了额头淌下来的汗水。




眼前忽然一片阴影,喻文州回神抬眸,王杰希站在他床边,拿着毛巾,动作很自然地伸手帮他擦掉了汗。




“很难受?”王杰希声音很轻。




喻文州浑身一僵。




“能不难受吗没看见队长一直在冒冷汗啊……诶我说你瞎掺和什么这是我和队长的房间你快出去出去这里只有你最有威信了你得快去稳住其他人的状态,队长发个烧我来照顾一下就够了,再说了你在这里不嫌麻烦吗??”




“不麻烦,”王杰希冷冷地打断,“你来照顾?喻文州病了几天你都没有察觉,你哪里来的自信能照顾好他?”




黄少天似乎被王杰希语气里浓烈的火药味镇住了,反应了几秒才反唇相讥:“啧,王杰希,我就问一句,你有什么立场?”




喻文州没想到,原来黄少天也是可以说出这样伤人的话的。




可是他突然迟疑了。他想喻文州啊你又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这句话真的伤到了王杰希?




“你又能有多了解队长?你又能保证如果是你可以及时发现病情吗?”黄少天继续说着。




王杰希抬头和他对视良久,平静地说:“我能。”




“你……”




“好了少天,你先去训练,我有事情要和王队交代一下。”喻文州终于说话了。




黄少天和王杰希同时看向他。前者显然是因为王杰希的回应而有点生气的,否则绝对不会露出这种咬牙切齿的表情。王杰希则淡定很多,喻文州早已放弃了从他脸上找到什么波澜的打算。




“你先去和新杰说我没什么大碍,再拜托时钦研究是否还要为了团队赛调整一下擂台赛的人员安排。……不过我相信孙翔他们都是不会因为这点事就丧失斗志的,你也是。”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神色极其认真。




喻文州都这么说了,黄少天慢慢平静下来,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拉开门离开。走之前还瞪了王杰希一眼。




王杰希在他身后补了一句:“既然这样,我顺便跟你换个房间。”




黄少天没有回应。门“砰”地一声合上。窗框震动起来,嗡嗡作响。




 


喻文州转而对王杰希说:“刚才备战会议上,抱歉。”




王杰希沉默,眼神久久地停留在别处。




喻文州自嘲地笑了一下,刚想继续说点什么,王杰希低头把手里拿着的冰毛巾折好,敷在他额头上。喻文州再次僵住,成功忘记了要说的话。




“你没说错。”他说。




那是个谁都不愿意提起的话题,年龄,状态,反应,或许还有很多其他无可奈何又必须面对的现实,像地狱深处伸出的手,最终都会把他们都拉进无法抗拒的终点。因为青春永远只有一次。而他们是职业选手。




但是这一次,喻文州已经没有这么多可以顾虑的余地了。




“王杰希,”喻文州神情严肃,郑重其事,“我希望由你来代理队长。”




王杰希本来还有点目光游移,听到这句话,他立刻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喻文州。




“事态紧急,这是我临时的任命,当然如果立即请示主席也可以很快得到这个人事安排。——但是如果你现在答应我,就更多的是我个人名义的请求。我想拜托你帮我这个忙,或者可以说是,不情之请。”他说。




“你知道我的状态,所以为什么不把这个担子交给张新杰或者肖时钦?”王杰希问。




“因为你是目前队员里资历最深的冠军队队长,很会鼓舞士气,也足够稳重可靠,在这个情况下最能够控制场上和场下的局面。”喻文州答道。




王杰希摇了摇头,“可是刚才会议上也说过,我不能上场。如果都是不能上场,谁来当这个队长都一样,反正现在的人员安排也已经让肖时钦负责了,你并没有什么额外的任务,没有必要多此一举。除非……”




他停下了要说的话。




“所以我才会把这称作不情之请——按照原来的安排,擂台赛五人,团队赛六人,你和少天轮空,可现在,你和少天之中必须有一个人要上,”喻文州轻声说,“你说得对,少天的状态差劲极了。虽然没有你的情况严重,但受他的风格限制,这种状态是没有办法让他像从前一样迅速地捕捉到他想要的空当,达到我们设想中的战术效果的。”




喻文州说到这里,他相信王杰希不是愚不可及之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世邀赛的赛制与联盟不同,小组赛决出八强之后,八强抽对厮杀进四强的赛制倒还和季后赛一样,至少需要打两场才能分出胜负。但是决出四强之后,半决赛和总决赛就都只有一次决胜负的机会。而且还有一条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基本默认的规则,即非极端特殊情况,上过擂台赛的人不上团队赛。这就是他们人员选择如此纠结的主要原因。




而哪怕已经不如从前,王杰希的实力也绝对是决赛阵容的最佳人选之一,若非如此喻文州也不会这么迫切地要求他多休息几天,尽力用最稳妥的阵容闯进决赛,再让恢复得差不多的王杰希上场,才能增加胜率。最初几位战术大师的确是如此考量的。




“按照我的消耗,如果这一次再勉强上团队赛,就算我们赢了,很有可能最终的决赛就无法上场。”




王杰希平静得不像在分析自己,或者听起来似乎这种事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可是怎么可能不重要呢,这个人是王杰希,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比赛的王杰希,更何况是世界荣耀邀请赛的总决赛。




但是喻文州却从王杰希的嘴角看到了久违的笑意。




“不过事实是,这一切都建立在半决赛必须胜利的基础上。只有赢了这一次,才会有下一次。所以……算你欠我一个人情吧,喻文州。”




“病人还是好好养病,多虑劳神。”他又说。




喻文州闭上眼睛,刚才因为过于专注而没感觉到的头晕耳鸣重新回到他的感官里,他用尽全力,低低地说了一声“多谢”。




“不必。”




虽然地毯把脚步声完全隔绝,喻文州还是察觉到王杰希在往门外走。他任由自己的精神松懈下来,仿佛下一秒就要沉入梦乡。




“喻文州。”




他骤然睁开眼睛。王杰希站在门前,背对着他。




“希望这个决定不会让你后悔。”




喻文州从口中呼出一口气,额头上毛巾冰凉又柔软的触感让他稍微觉得好过了一些。他竟然觉得可惜,因为这时候他只看得到王杰希的背影。




“我相信你。”




这四个字仿佛没有经过任何思量,是直接从他胸腔肺腑中涌出来的,在说出口的瞬间与血液和心跳融为一体,在脑海里产生了巨大的回响。原来这才是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对王杰希诉说的最原始的心声,超越一切附加的感情,这份信任竟然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相信他们吧,这次不再是孤军奋战。喻文州想。




相信王杰希。




 


“你爱王杰希吗?”




他想起第七赛季总决赛的第二天,他和王杰希分手之后回到G市,黄少天在机场里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他发誓这是他从小到大碰到的最困难的一个问题。




黄少天把口香糖吹出一个泡泡,五秒之后收回去,表情无可奈何。




“我不明白。爱一个人就这么难吗?”




不,真的不难。难的永远是心境和尊严。难的永远是那些落空的期待与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一切强加在纯粹的爱情之外,而爱情又是如此空中楼阁,如何承担得起这样沉重的期待。




只是那时候他没办法解释,而黄少天也还没有困于属于他的那份非彼此不可的漫长纠缠。其实具体的情况喻文州并不了解,他只知道后来的黄少天也不容易得很。




如果只有信任和赏识该多好,不需要借助任何的勇气耗费任何的心力去占有一个人,所有的话都可以完全真实而不加修饰地脱口而出,是否也就没有那么多斟酌与困扰。




喻文州感觉到黑暗里有人帮他换掉了额头上敷的毛巾,片刻之后,那个人轻轻掀开被子的一侧,冰冷的指尖在他手上停留了一会儿,终于握住了他的手。寂静的空气里,一声气音响在他耳边。“谢谢。”




他始终没有睁眼。




只是那一刻他的脑海里回放起那时候黄少天在机场里抬起半张被鸭舌帽遮住的脸,神色几近严肃。




——“你爱王杰希吗?”


 




第二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半决赛,在队长喻文州缺席的情况下,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被任命为代理队长,率领队员击败英国队,成功闯入总决赛。




“对于制造出本场赛点这件事,王队是不是早就习以为常了呢?毕竟我们都知道,王队一直以来都有这种力挽狂澜支撑全队的强大气势呢。”




王杰希轻轻笑了一下,“实在是过誉了,只是碰巧运气比较好,而且队友们都能瞬间理解战术意图并成功抓住了这个机会而已。”




他看着镜头,缓缓开口:“有人说过,‘我们是一个最优秀的团队,在场的每个人都值得信赖和交付。’而我既然承担起了这份临时队长的责任,就不会辜负这份信任。”




喻文州关掉电视转播,往后一靠,倒在椅背上仰头望天花板,吊灯投出暖橘色的光芒。




 


由于病情的反复,喻文州也没有贸然安排自己参加四天后的总决赛。而在半决赛中制造出赛点的王杰希并没有采访时看起来的那么轻松,至少在打完之后的十分钟之内,用黄少天的话说,“像是得了帕金森综合症”。




队医对他们两个的意见十分一致,都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还好黄少天的状态恢复得很好,自然而然地补上了这个空缺,这倒还是让几位战术大师都松了一口气的好事。




喻文州这次不用再呆在宾馆房间里发呆看转播了。他坐在场边的选手席上,手里是惯用的蓝雨周边本子和圆珠笔。本子的扉页上还有队员们昨晚备战结束后突发奇想的表决心签名。全息投影的画面灯光在黑暗的场馆顶上不断反射着彩色的光芒,画面上的一叶之秋长矛破空,地图边上的旗帜猎猎作响,巨大的荣耀标志占满了每一个屏幕。




孙翔走出选手席,和甚至没轮到上场的方锐拥抱,宣告擂台赛两个人头分的胜利。欢呼与掌声雷动之中,坐在选手席第一排的张新杰站起来,转身面对着接下来地团队赛队员们,“轮到我们了。走吧。”




黄少天给了身边的喻文州一个熊抱,“队长和王杰希都要目不转睛地看好啊,看我们是怎么创造蝉联奇迹的!”




喻文州依次拍了拍每个队员的肩,目送他们走向团队赛赛前准备室。




“喝水吗?我去买。”王杰希坐在他身后一排的选手席上,问。




“麻烦了。”




双方角色在地图两端刷新,夜雨声烦迅速脱离队伍,而一枪穿云率领着剩余队员向地图中央前进。




喻文州没有完全病好,耳鸣依然在,交杂着场边的加油声让他有些混乱。他打开笔记本,很快地将大致地图描画出来,在所有可能的交锋点上打了叉。




忽然,一瓶矿泉水伸到他面前。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正对上王杰希的目光。




电光石火之间,他眼前的画面与很多年前重合在一起。他和王杰希各拿着矿泉水的一端,同时僵在原地。




 


……




“喻文州,65分……又只是刚及格而已啊,还要坚持下去吗?”




“吊车尾的,打一把?”




“是你?”




“……我刚才放水了,再来一把。”




“蓝雨面临空前危机!新人队长喻文州难辞其咎——靠运气就想撑起蓝雨的未来吗?”




那些面容和话语,在刹那间挤满他的脑海。他看到黄少天焦急的面容和一张一合的嘴,说队长你别听他们的,不要放弃啊。




不要放弃啊。




“喻文州,不容小觑。”




微草的场馆布置全都映在他眼里,那个人的手修长好看,指甲修剪得整齐,向他伸过来。他想起血红的日出,想起记忆底层遥远的四合院,想起无数个握着这只手的清晨。




想起那天深夜,突然伸进被子里的冰冷指尖。




 


喻文州把矿泉水接过来,王杰希也很快清醒,说:“真是难得,和你同时被轮空。这样在场边看着自己的队员在团队赛上战斗,还真是第一次。”




“但是,”喻文州忽然说,“一起在场边的这个位置上看比赛,不是第一次。”




王杰希一怔,片刻后转移了目光。喻文州却轻笑出声。




其实那只手他早就见过了。突然抢过他手上的笔,在他的笔记本上画了两条正常人无法理解的线路,胸有成竹地看着他说,如果是我,会抢这两个点。说,明年你们等着看吧。




下巴扬起的弧度竟然与现在一般无二。




他终于明白,有的事情,命运早已经帮你预设了轮回。就像所有职业选手都必须到达的终点,就像每一段感情都注定迎来的结局。只是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句话的后半截是怎样的一种武断。


 




——你们是谁?




——你又是谁?




“微草,王杰希。”




他笑着伸出手。




“你好。蓝雨,喻文州。”




——————————


本子的事会抓紧的!


不过偷偷问一句,有没有人对《半生瓜》里打酱油的叶黄有兴趣?也许可以写个小番外说说他俩从前的事……虽然说我又忙又拖延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写。


不过即使是写应该也不打算加进本子里的,会放出来给感兴趣的人看看。



评论

热度(294)